黄金公主拉娜公主的性癖
資訊
網站首頁
農機1688網 > 資訊 > 行業熱點 > 正文
三個榜樣告訴你,農機合作社如何轉型升級
發表于:2019-06-05作者:農民日報 朱先春 、中國農業新聞網記者 顏旭來源:農民日報

機子太多、作業價格下降,

掙錢越來越難了!

最近,不少農機合作社遇到了發展瓶頸。

曾幾何時,僅靠一臺收割機,

從南到北跑一個月,就能掙上八萬十萬。

如今,這樣的日子再難重現了。

我們來看一下宏觀“大數據”——

2009-2018年農機耕種收作業

綜合價格變動曲線(單位:元)
 

數據來源:牛轟轟網對全國糧食產區農機合作社抽樣調查

 

截至2018年,

全國農機總動力超過11億千瓦,

拖拉機保有量超過2000萬臺,

農機作業服務組織近20萬家,

主要糧食作物綜合機械化率突破80%,

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67%。

按我國耕地20億畝計算,

每畝耕地擁有動力0.55千萬,

每100畝擁有1臺拖拉機,

每1000畝擁有1個農機服務組織。

單就畝均動力一項就達到世界最高水平,

遠遠超過美國的0.07千瓦/畝,

以及日本的0.33千瓦/畝。

看到這組數據,小伙伴們都驚呆了!

算一算才知道,我們的農機真是太多了!

2006-2015年中國農用機械年末擁有量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可以說,在“黃金十年”農機爆發式增長之后,無論是農機產品的供給,還是農機作業服務的供給,從數量上看已經非常充分,市場需求總體上正趨于飽和,有的機型或環節服務已經過剩。

 

怎么辦?

 

必須從追求高速增長轉向注重高質量發展,中國經濟如此,農機化也不例外。

 

2018年12月,國務院專門出臺意見,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全面、全程、高質、高效”,是新階段農機化的總要求。

 

在這一大背景下,作為組織起來提供作業服務的農機專業合作社,如何創新服務模式,引領農機社會化服務邁上新的臺階?

 

今天,農民日報的記者分別從南方水稻產區、黃淮海平原小麥玉米輪作區、東北玉米主產區精選3家農機合作社,聊一聊他們的升級故事。
 




江西省靖安縣仁首鎮石下村種糧大戶胡秋生,1997年開始陸續承包60多畝農田種植水稻。上圖:1998年4月,胡秋生(右二)和幫工在人工栽插早稻;下圖:2018年4月17日,胡秋生在自己田里舉辦的農技展示交流會上,駕駛農機栽插早稻,并展示他們家的各種農業機械和智能設備。(來源:新華社)

 

【浙江省東陽市恒新農機合作社】


-聚焦薄弱困難環節,拓展服務廣度深度-

 

這是一家父子兩代人經營的農機合作社。

 

父親蔣正偉,東陽市產糧大鎮畫水鎮有名的種糧大戶,2010年成立東陽市恒新農機專業合作,為周邊種糧大戶和中小散戶提供各類農機服務,以育秧、插秧、機械化收割為主。在他的帶領下,合作社流轉土地全市最多,在東陽第一個建成水稻育秧玻璃溫室,成為全市首批水稻全程機械化生產示范社。

 

兒子蔣健,1989年生人,2013年從父親手中接過合作社理事長之位。起初,蔣健的生意還算紅紅火火,他的手機整天響個不停。可漸漸地,蔣健發現自己的“買賣”越來越難做了。不少農民自己也購置了農機,不再需要他幫忙。僅以他所在的畫水鎮來說,68個種糧大戶中有64戶都有了自己的農機。

 

“就連種植面積只有50多畝的那一戶也舍得下本錢買插秧機了。”蔣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開始為合作社找出路。

 

他走訪大量農戶,查看他們的農機裝備。他發現,雖然農戶擁有的農機數量多了,但還是以插秧機、拖拉機這類比較便宜的農機為主;而像烘干機這類占地大且投入多的設備依然稀缺。
 

來源:新華社

 

看到了這一點,蔣健瞄準一般農戶難以負擔的“集中育秧、烘干倉儲、精米加工、農機維修”等重點薄弱環節,有的放矢地升級、新增農機裝備。

 

●擴大烘干中心能力,在原有6臺烘干機的基礎上增至24臺;

●提升改造原有的育秧中心,新建應用200多平方米的育秧溫室;

●2016年新增大米加工服務,建設日處理能力60噸的高品質精米加工中心,占地900多平方米;

●2017年建設占地800平方米的農機區域維修服務中心。

 

如今,恒新農機專業合作社成為畫水鎮功能最全、規模最大的農機綜合服務中心,全鎮60%的代育秧服務由恒新完成,全鎮80%的種糧大戶機烘糧都委托給恒新,合作社流轉經營了1000多畝土地,周邊小農戶有1萬多畝水稻的機械化作業由恒新全程托管。

 

在蔣健這位年輕的“糧二代”手上,恒新農機專業合作社登上一個新的臺階——被市農業農村局定為5家“A級”(東陽市最高級)糧食產業服務中心之一,可以享受政府在資金、資源、技術上的重點支持。2016年,蔣健當選為東陽市最年輕的人大代表,2017年恒新成為全國農機合作社示范社。
 

來源:新華社

 

【山東省高密市宏基農機合作社】


-發力綜合農事服務,“一站式”覆蓋區域農戶-

 

“推動農機服務業態創新,建設一批‘全程機械化+綜合農事’服務中心,為周邊農戶提供全程機械作業、農資統購、技術培訓、信息咨詢、農產品銷售對接等‘一站式’綜合服務。”

 

上面這句話引自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

 

那么,作為一種政府大力鼓勵的農機服務“新業態”“升級版”,“全程機械化+綜合農事”服務中心到底“長”啥樣?

 

山東省高密市宏基農機專業合作社近年來的探索實踐,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可參照的樣本——

 

這個合作社,自2017年起開展“整建制村莊生產托管”。這種托管方式是在不改變農戶土地承包權、經營權,打破原有農戶土地界限,土地收成歸農戶所有的前提下,由村黨支部、村委會集中全村土地,牽頭組織成立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再由宏基合作社與村集體簽訂服務契約,在耕種、植保、收獲、烘儲等作業環節以及農資供應、糧食銷售等方面,進行農業生產規模化服務。截至2018年底,宏基農機合作社共托管24個村的3.2萬畝土地,實現高密市咸家工業區“全鎮托管”。
 


2018年11月10日,山東高密市宏基全程機械化綜合農事服務中心揭牌儀式。

 

在一個區域內,覆蓋所有的農戶,“壟斷”農業社會化服務——很多人不敢想,但宏基想了,也確實做到了!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通過“農機合作社+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實現土地集約化:

 

宏基農機合作社與村兩委合作,推動各村黨支部牽頭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做好土地整合、數據統計、托管費用收取等工作;每季作業托管費用由村土地股份合作社統一收取并交開發區政府管委會監管。作業完成,村合作社驗收合格后,由政府將開發區政府管委會撥給宏基;宏基對村土地股份合作社,計提40元/畝的組織服務費,作為村級集體積累用于村級公益事業發展。

 

●通過“農機合作社+農機戶和農機手”,整合農機服務資源:

 

宏基合作社出臺激勵措施、搭建平臺,為農機戶提供機器存放、維修保養、技術培訓的優惠,讓機手成為合作社“簽約機手”,實現區域內農機、農機手資源整合,統一調度農機生產活動。

 

●通過“農機合作社+上下游企業”,延伸服務鏈條:

 

與農資企業合作開展測土配方、智能配肥服務、良種供應,為合作社的生產經營建立技術支撐,開展農資聯采直供降低生產成本;建成了高標準的糧食產后服務中心,日烘干玉米能力達750噸,并以此為依托,與望鄉、安佑、正大等糧食和飼料加工企業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確保糧食銷售的合理價格。

 

●通過“農機合作社+科研單位”,推動服務的標準化、信息化、智能化:

 

與政府農技推廣部門、中國農科院、山東省農科院作物所、沈陽農業大學工程學院對接,制定宏基合作社《農業生產標準》和《農業生產規范》,建立了信息化管理云平臺,研發出“一圖、二包、三平臺”(“一圖”即全區域的農耕數據地圖;“二包”即土地托管作業服務包和多層次農產品數據包;“三平臺”即農機作業調度與協同平臺、農機服務評價平臺和為農服務競技平臺)的運營工具,系統化、平臺化的提升農事服務的效能和價值。

 

通過以上措施,宏基搭建起區域性“一站式”綜合農業服務平臺,徹底改變了區域內原有的農業生產經營“生態系統”,以前一個農戶可能要與多家服務主體打交道,而現在只需要在宏基一家的“服務包”菜單中選擇需要托管的項目和環節,即可方便地享有各種服務。

 

一個區域僅有一個服務主體,會不會造成“店大欺客”?

 

“不會!”宏基農機合作社理事長王慶偉說,政府可以行使監管權利,如服務未通過農戶驗收,可以拒付;農戶還可以在平臺上對作業服務質量進行“點評”,合作社可根據農戶點評對農機手的進行獎罰。

 

同時,農機合作社與村級組織合作找到了與一家一戶小農有效銜接方式,農機農事服務的規模化解決家庭經營的細碎化、無序化問題,提高了勞動生產率和土地產出率,農戶增加了土地收益,機手不再盲目找活干,村集體有了收入來源,農機合作社從機械化作業和綜合農機服務多方面獲得穩定報酬,達到了農業產業鏈條上參與各方共贏的效果。
 

來源:新華社

 

【黑龍江省克山縣仁發現代農業農機合作社】


-吸納農民帶地入社,農機農業“抱團”發展-

 

無論是恒新,還是宏基,應該說還是在作為服務主體,向周邊農業經營主體(家庭農場、小農戶等)提供農機作業和其他農事服務,而我們介紹的第三個農機合作社,則走得更遠。

 

克山縣仁發現代農業農機專業合作社,名字中多了“現代農業”四個字。實際上,這個合作社已經不是傳統意義的農機合作社,它已經從農業服務業,進入了種植業、養殖業,乃至加工業。

 

由這家合作社創造的“以土地入社為核心,以現代農機為載體,以生產合作為紐帶的綜合經營性合作社模式”在全國很有名氣,已經成為黑龍江全省各級政府發展農機合作社的主推模式。

 

我們來看看“仁發模式”是如何“進化”的——

 

2009年,黑龍江政府根據本省土地廣大的特點,推出鼓勵發展農機價值千萬元以上大型農機合作社的政策,中央和省兩級補貼率高達60%。

 

這一年10月,時任克山縣仁發村支部書記的李鳳玉,自籌資金550萬元,聯合村其他6戶村民每家出資50萬元,湊了850萬元,加上國省補貼1234萬元,購置了全套國外和國內一流的大型農機裝備,組建了有2000萬資產的仁發農機合作社。合作社以每畝240元的市場價從村民手里流轉了1100畝地,準備大干一場。

 

可到來年開春時,李鳳玉卻傻了眼:“這1100畝地總共有27條壟,條條不挨著,大農機派不上用場,還要花錢雇‘小四輪’耕種;指望著大機器放到內蒙去給人家代耕賺點,結果受氣不說還沒掙到錢。”秋后一算賬,不提折舊的話只盈利13萬元,要是按規定提取折舊反倒賠了187萬多元。

 

眼看著發家致富的愿望成了泡影,有幾家提出要撤資,散伙不干了。那陣子對于李鳳玉來說特別難熬,到處躲人,甚至都動了分農機的念頭。

 

轉機發生在2011年春耕前。黑龍江省農委主任王忠林到仁發了解合作社運營情況,向滿面愁容的出資社員問明原因后,給他們指出了問題的癥結:“你們這個合作社實質不是合作社,是幾個出資人的合作企業。合作社缺乏與農民的合作,沒有抓住土地這一農業生產核心要素,沒有形成經營規模,沒有很好發揮現代農機作用,自然就沒有經濟效益。”

 

“國家給的巨額補貼不是給你們幾個發起人的!”王忠林明確指出,要想辦法吸引農民帶地入社,合作社對新老成員要一視同仁,把國家投資量化到每一個成員,把國家投資產生的效益平均分配給每一個成員。

 

按照王忠林的指點,根據《農民專業合作社法》的規范要求,仁發合作社研究并做出了吸收新社員的“七條承諾”:

 

●以每畝350元作為保底分紅,高出當地農戶轉包土地每畝110元;

●入社成員不分先后,年終盈余按入社資金同等比例分紅;

●國家補貼資金產生的盈余按成員平均分配;

●貧困社員可將本戶入社土地保底金全額付息借回;

●入社成員仍享受國家發放的糧食綜合補貼;

●重大決策事項實行一人一票;

●入社自愿,退社自由。

 

“七條承諾”最關鍵的是“350元保底分紅”“國投資金盈余按成員平均分配”,這兩條利益非常實在。不到一周時間,就有307戶農民以土地入社,合作社自營土地一下就達到了1.5萬畝,成員也達到了314戶。

 

經過一年多的經營,合作社開始盈利。2011年當年盈余1300多萬元,“保底金”加“分紅”農戶畝均效益710元,比土地流轉收入高出2倍,比一家一戶自己耕種收入高出1.5倍多。

 

加入合作社,農民不自己種地分到的錢不少還多!合作社一下子火了!到2012年,合作社入社農戶達到1222戶,不僅仁發村全村農戶入社,還吸收周邊3個村435戶入社,合作社連片種植玉米達2.5萬畝,馬鈴薯0.5萬畝,對外代耕作業31萬標準畝,實現盈余2700多萬元,農戶畝均效益提高到730元。

 

在帶地入社成員獲得滿意收益的同時,2011、2012兩年,李鳳玉等7名合作社投資社員也獲得可觀收益,投資回報率分別達到33%和43%。

 

同時,合作社也在實踐中學習成長,運行機制一步步得以完善,社員們對“一人一票、民主管理”的合作社管理機制運用得更加成熟。

 

2013年初,有不少社員提議,合作社經營風險不能完全由7位投資人承擔。經合作社社員大會表決作出決議,合作社取消保底金,同時把入社社員土地作為交易量,按比例返還合作社盈余,返還總額不低于盈余總額的60%。

 

這樣一個決定,使得仁發合作社實現了真正意義上“風險共擔、利益共享”,成為一個“徹底”的規范化合作社。

 

2013年,仁發合作社繼續“漲勢”,入社社員達2436戶,入社土地達到5萬畝,盈余連續3年翻倍,達5328萬元,農戶每畝效益達922元。
 

仁發現代業農機合作社理事長李鳳玉。劉剛攝

 

“我們一定要堅持把土地視為交易量!”

 

李鳳玉認為,土地是仁發合作社生存發展的根本,千家萬戶的農民土地如果不加入合作社,大農機就不能發揮高效率投資人的投資也難以產生效益,合作社當然就沒有今天,所以在分配上一定要向農民傾斜,以按土地分配為。2011-2013年在總盈余的拿出73%、78%、76%,給帶地入社的農民分紅。投資者也不“虧”,雖然說在總盈余分配中占20%、30%幾,可回報率也是在30%以上。

 

“仁發模式”的一個重大貢獻,是找到了一種國家投入最少的最經濟的全程機械化路徑。

 

李鳳玉算了一筆賬,到2013年末,國家累計投資仁發農機具資產為1734萬元,按2436戶計算戶均7118元就實現了全程機械化,按5萬畝計算平均畝機械化成本為347元;如補貼散戶,可能每戶補貼20萬元,每畝補貼9384元,5萬畝土地累計補貼4.7億元,也未見得能實現全程機械化——“仁發模式”將國家補貼政策效益放大了近40倍。

 

2014年6月,時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陳錫文到仁發調研,在全面考察合作社運行情況后高興地說,帶地入股的合作社符合黑龍江實際,在世界上屬于首創。

 

李鳳玉并沒有止步于此:“產業鏈向產前產后延伸,才能確保發展后勁。”2014年以來,仁發合作社一方面在5.6萬畝適度土地經營規模上精耕細作,另一方面,進入種業、養殖業和加工業,先后投資建起一個糧食烘干塔、一個種薯廠、一個肉牛養殖場、一個有機農產品生產基地。如今,仁發合作社有了自己的網站,網站的主頁上是合作社注冊品牌的糯玉米、甜玉米、紅薯等產品,開始打造自己的品牌,向銷售領域拓展。由仁發合作社牽頭與克山縣內的7家合作社強強聯合,成立了黑龍江仁發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現有生產車間7700平方米,標準化冷庫1.1萬平方米。

 

2015年,李鳳玉被評為“全國十佳農民”;2017年,當選為十九大黨代表。 
凡本網注明來源“農機1688網”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農機1688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法律實體和個人均不得轉載、鏈接或以其他方式復制傳播。凡注明來源非“農機1688網”的所有內容,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著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以及投稿等事宜,請及時與本網聯系。010-51283675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頭條推薦更多
“2018中國甘蔗機械化博覽會”改

  原定于2018年12月21日-23日舉辦的“2018中國甘蔗...[詳細]

永恒的經典—上海50拖拉機

提起上海50拖拉機,很多老機手都會回憶起上世紀八九...[詳細]

農機1688網顧問咨詢學院”助您指

多空拉鋸升級,誰能煮酒稱英雄?農機1688網顧問咨詢...[詳細]

六上七下 穩中小進 ——2017年農

農機市場經過10余年的持續高速增長,農機工業早于201...[詳細]

同心、求真、突破、共贏——東方

3月7日,以“同心、求真、突破、共贏”為主題的一拖...[詳細]

 

農機1688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1000173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5009398

黄金公主拉娜公主的性癖